悠遊字在00_nEO_IMG.jpg
「娛、耍、婪、嫉」等16個漢字歧視女性!

一篇題為《16漢字之錯:既不尊重女性,又誤導兒童人生觀?》的文章出現在大陸多家網站的討論區,作者葉滿天提出,有16個漢字歧視女性,應該加以改造,引起網友爭論。

葉滿天舉出16個歧視女性的漢字:「娛、耍、婪、嫉、妒、嫌、佞、妄、妖、奴、妓、娼、奸、姘、婊和嫖」他認為,這16個字,都有一定的貶義,讓兒童在學習的過程中,讓普通人在書寫或閱讀的過程中,從視覺上覺得這16個字與女性性別有根本的關係,無形中降低了他們對女性的評價。

一位表示支持葉滿天的網友表示,這有一定道理,至少比教育部的改法有道理。這一網友所說的教育部的改法,是指去年8月12日,教育部公佈《通用規範漢字表》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一事。在這份徵求意見稿中,不僅恢複了51個異體字,還擬對44個漢字動刀整形,調整其寫法,引發各界強烈反彈。
悠遊字在01_nEO_IMG.jpg
--
大宏觀搜尋網友熱烈迴響,謹供網友參考:
A:經過這位律師這一闡釋,中國豐富的文字文化,那些所有的“女”字旁漢字,基本也都是歧視婦女的。可是,照此發展下去,說不定哪一天,該律師可能就會提出一套“歧視男性”甚或是“歧視動物”、“歧視桌子”的理論來。

  在筆者看來,誰也擋不住一個人往一個極端方面的思考。古代文字學大師許慎應該不會同意這一點的。在其著作《說文解字》中有這樣明確的意思,那些有“女”字旁的漢字,只是表徵著中國文化是從“母系氏族社會”發展而來。而眾所週知,在“母系氏族社會”裏,是從來沒有婦女歧視的,相反,男性被歧視則是很有可能的事。

  另外“改革漢字”已經證明是一種“文化折騰”了,幾個月前,教育部只是試圖對44個漢字進行微調,結果卻遭到了全國人民的反對。不是說,這44個漢字不應該改,而是說,44個漢字的改革會造成巨大的社會成本浪費。所有的電腦文字、列印設備、書籍乃至於每個人腦中的寫字習慣,都需要改變——這一點,絕非是44個漢字能承擔得了的。

  事實上,漢字已經“折騰”的夠多的了。從1950年中央教育部通過了選定簡體字的基本原則開始,直到八十年代,中國的文字規範仍然沒有固定下來:1952年,擬出《常用漢字簡化表草案》第一稿;
1954年,文改會又擬出《兩千常用字簡化表初稿》;
1955年,中央主要報刊發表《漢字簡化方案(草案)》;
1956年國務院通過了《漢字簡化方案》;
1964年,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編印了《簡化字總表》;
1977年,“二簡”字開始在全國的圖書報刊上試用;
1986年,國務院指示廢止《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草案)》……
試問,世界上哪一個國家的字體像漢字這般“變幻無常”?

  漢字需要的穩定,這關係到文化穩定,甚至關係到社會穩定,其意義也遠遠要比單個漢字本身存在的褒貶之義更重要。
悠遊字在02_nEO_IMG.jpg
--
B:改16個漢字的說法才是真正歧視女性
  姦、嫖、嫉這些字是長得不好看,但本身這些行為就是不符合社會道德的,鴛鴦是沒問題的,亂點鴛鴦譜才有問題。大家雖不能回到過去,但多少知道一點象形會意的知識,這些字有些人看起來不爽的,也是生下來就沒有辦法,總不能怪它們。

  真的要封殺重造這些字、詞後,用什麼代替呢?網上比較流行的做法是運用字母表述(火星文之類的東西),但帶來了煩惱,對於不熟悉這些用法的人,是否意味著他們有讀不懂文字的權利?可他們也接受過基礎的教育啊。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比如QJ到底代表什麼?這個句子,我想QJ你,是理解成“我想請教你”還是“我想強姦你”?人家明明很純的麼。

  所以這種辦法容易產生誤會,並且,我覺得讓人誤解成“你要上她”比“你在上她”還嚴重,實際上這種意淫比前面的那位律師還可怕。因為有些漢字影射出的醜陋之意是明擺著的,而類似QJ字符之類的東西則變化吊詭,要麼好心當成驢肝肺,要麼驢肝肺當成好心,反正陰差陽錯。

  那麼怎麼樣才好呢,那些天生長著一副賤樣的漢字要不要改掉?更重要的是,改掉後它們還賤不賤?我認為,漢字的問題說到底是人的問題。像姦這種事,與望文生義有什麼關係?我想說,有些事七扯八扯起來就很搞笑,湖南人喜歡隨口一句“嬲你娘”,其實類似草泥馬。但我在湖南好幾年,沒見過他們有多樂意和別人分享自己的女人啊。最後,我覺得與其信這個律師的鬼話,不如信春哥。
悠遊字在03_nEO_IMG.jpg
--
C:改16個歧視婦女漢字能持續拉升GDP
  最近有個葉律師突發奇想,認為有16個帶女旁的漢字屬於歧視婦女,要求改成雙人旁或者犬旁。並且斷言,如果把強姦的姦字改成犬旁,可以減少百分之二十的強姦率。這是個非常好的建議,為什麼非常好呢?從三個方面來解釋。

  首先,這會拉動GDP,而且是極大地拉動。不說別的,所有的出版物都必須要改版,僅此一項,每年至少帶動GDP增加一百個億。

  為什麼說每年都會拉動GDP呢?我們來繼續分析。
  如果姦、妖、妒這樣的字是歧視女性,那麼好、妙、奶這樣的字就是歧視男性了,所以也要改。同樣,偷、佞、偽這一類字是歧視人類,所以也要改。

  除了字要改,還有很多詞也要改。
  張狂、張牙舞爪這一類的詞明顯是在歧視姓張的人,死皮賴臉、賴賬則是在歧視姓賴的人,一葉障目、秋風掃落葉不也是歧視姓葉的嗎?這一類的詞非常多,都應該改。

  除了性別和姓氏,不同年齡段的人也都受到歧視,什麼叫老奸巨滑?什麼叫老不正經?這不是歧視老年人嗎?小心眼、小算盤,這類詞都是在歧視小孩;愣頭青、敗絮其中等等,這一類的詞都是在歧視中青年,也都應該改。

  除了歧視人類之外,還有很多歧視人類朋友的詞,譬如狗改不了吃屎、狗咬呂洞賓、馬馬虎虎、鮮花插在牛糞上等等,這些人類的朋友,難道它們就該受到歧視嗎?按照葉律師的意思,最好都改成狼,狼改不了吃屎,狼咬呂洞賓等等。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字都是應該改的,譬如葉律師的師字。師的右邊是個幣字,也就是錢的意思,固然,當律師的就是為了錢,可是人家當人民教師的不是為了錢啊。所以,這個師字也要改。不好意思,葉律師,以後不知道該怎麼叫你了。

  基本上,一半以上的漢字陸陸續續都會改,一半以上的漢語詞彙陸陸續續也會改,沒有十年八年,估計是改不完的。而這些,還基本沒有考慮國際動物保護協會、綠色和平組織、聯合國碳排放管理委員會的意見。總之,GDP將被持續拉升,估計幾年之內我們就可以超過美國了。

  其次,把強姦的姦字改成犬旁,可以減少百分之二十的強姦率。為什麼呢?因為男性強姦犯是看見了女字旁的姦才去強姦女性。這樣,我們可以認為女性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不過,我們是不是要為狗特別是母狗的安全擔憂了呢?商榷中。

  第三,與時俱進。葉律師把嫖改成雙人旁,說明這件事情不是一個女人幹的,而是兩個人幹的。同時也客觀說明,現在不僅有“雞”,而且有“鴨”。

  葉律師很謙虛地說自己是“拋磚引玉”,且慢,這個磚字也應該改,否則葉律師這樣的“專”家,加塊石頭就成了“磚”,太不像話了。為了表達對葉律師的敬仰,我鄭重建議,拋磚引玉這個成語改成“拋葉引磚”。
悠遊字在04_nEO_IMG.jpg
--
D:看看這個邏輯,因為帶有女字旁,並且帶有貶義色彩,這就是歧視女性了?看後覺得有些眼熟,對了,想起來了,以前的封建帝王們喜歡這一套,也是這個邏輯,就是俗稱的“避諱”。你普通老百姓命名,別說一個偏旁了,就是字形完全不同僅僅只是讀音相同或者相近,都必須避開皇帝老兒們的名諱。這是大忌,一不小心是要被砍頭的。現在大家也就看明白了,那有啥意思嘛。和你名字相同或者讀音相近就是不尊重你,這是不是就意味著不一樣了,就不會在背地裏惡狠狠地詛咒你呢?我看未必。

  歧視不歧視,問題很簡單。好色之徒,看見一坨豬肉也會想起異性的某些部位。心無邪念,如柳下惠先生,坐懷也能不亂方寸,又何來歧視不歧視之說?如果硬要說女字旁就是對女性的歧視,那恐怕只是某些人心理的一己之念。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