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雜誌 2010/02/23

【文/滕淑芬;圖/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提供】  

第2名的「鍋邊夾」,用夾子夾住湯杓,再扣住鍋邊,吃火鍋時湯杓就不會滑入鍋中。圖/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提供

熙來攘往的地鐵站,進站、出站者為了趕時間,往往就將悠遊卡繫上細鍊掛在脖子上,好迅速刷卡。但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匆忙之間細鍊被勾住,掙脫不出,很容易造成傷害?

為此,日本的悠遊卡鍊就加上「卡榫」設計,當拉扯力量過強時,就會自動斷掉,之後只要再將卡榫扳回來又能繼續使用。這個設想周到的設計也可以用在家中的窗簾拉繩上,幼兒若不小心被捲到,只要拉扯力量超過幼兒一般體重3公斤以上,就會自動斷掉,可以有效防止幼兒發生捲簾意外。

「將危險和不經意動作導致的不利後果降至最低」,就是目前在設計界當紅的「通用設計」的精神。一個貼心小設計,造福所有人,發源於美國、在日本發揚光大的通用設計,在台灣推廣5年以來,成果又如何? 

濕答答的菜瓜布不容易晾乾,又會滋生細菌;吃火鍋時湯杓老是滑進滾燙的鍋底,還得用筷子夾起來;沒用完的番茄醬包用橡皮筋綁起來,但要用時再打開又容易沾得滿手都是,這些問題可以解決嗎?

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學生黃如薇設計的「U型菜瓜布」,將菜瓜布裁空出約一公分寬的凹槽,可以套在碗盤邊緣,洗盤子背面時不用費力將盤子翻過來,甚至還能站立或晾在廚房架子上。雲林科技大學學生洪一元、曾子威設計的「鍋邊夾」,造型很像女生常用的鯊魚髮夾,內側附有止滑墊,可以穩穩扣住湯鍋邊緣。仁寶電腦公司工程師楊礎維、張楚忱設計的「存」,利用可以打開的兩個方形塑膠片,夾住醬包,塑膠片上方又有一個圓形蓋子,用時再打開,既保鮮又能重複使用。

思考:「我只有一隻手,怎麼切牛排?」

大力推動「通用設計」的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唐峰正坐在電動輪椅上,用他僅有的能施力的右手,拿出一本集結過去4屆通用設計獎入選作品的手冊;接著又拿出令他相當驕傲、已經商品化的一款取名「另一隻手」的圓盤,展現單手吃乾淨最後一口飯菜的省力設計。

 

取名「另一隻手」的圓盤,很適合剛學習用湯匙吃飯的幼兒使用。 圖/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提供

這個普通圓盤的邊緣多了一處垂直凸面,使用時只要用湯匙將食物滑向凸面,飯粒或菜餚就會落進湯匙裡,而搭配的粗柄質輕、匙緣一側較寬的湯匙,則是日本專為幼兒學習拿湯匙吃飯而設計的產品。這一盤一匙就是唐峰正隨身攜帶的餐具,每每進入輪椅可以進出的餐廳用餐時,總引來眾人好奇眼光,自許為通用設計超級推銷員的唐峰正,就會趁機宣傳通用設計的魅力。

他曾到台中市政府推廣這款餐具,當時市長胡志強一眼就看出這個設計的用心,因為市長夫人邵曉鈴因車禍造成右手截肢後,只能用左手吃飯,很需要特殊設計的食器。

「通用設計」成為台灣大專院校設計科系拚搏實力的競技場,唐峰正的推廣當之無愧。

1991年,當時25歲、因罹患小兒麻痺正導致手腳肌肉嚴重萎縮的唐峰正獨自從嘉義北上謀生,待過伊甸基金會、教會、台北市政府,選過市議員敗北後,他從網路世界發現通用設計的美妙,2004年一手催生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計畫將通用設計當成一個品牌來經營。而什麼方法可以讓最多人在最短時間內了解通用設計?答案就是──辦比賽。

唐峰正四處奔走找贊助廠商,前進全國55所設有設計科系的大專院校,推廣通用設計概念和比賽,結果參賽作品從第一屆的643件,增加到2009年的八百多件,透過年輕創意讓通用設計在台灣扎根。

「我只有一隻手,請問我要怎麼切牛排?」「小朋友和阿公阿嬤吃飯時,會碰到什麼困難?」對著設計系學生拋出問題後,一個個充滿人情溫度的設計創意就源源而出。

第一屆的設計主題「食」,引起很大共鳴。包括解決餐會上紙杯常會搞混的「數字杯」;瓷碗底部以深淺設計隔開熱湯而不致燙手的湯碗;手把浮標會隨著水位上升,讓視力微弱者和視障者可以感覺出倒水時是否快滿出來的茶杯等等。而一款「熱狗推進器」,更讓唐峰正在評審時驚嘆地問:「你怎麼想得出這麼『變態』的作品?」

 

得到第4屆通用設計獎首獎的U型菜瓜布,只要將菜瓜布的凹槽放在盤子邊緣就可以清洗盤子背面,不用費力翻過來。 圖/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提供

原來設計者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學系學生王蔚修的女友很愛吃熱狗,但是每次咬了一口之後,露出的竹籤就會刺人,吃第二口時就必須側著頭咬,或是用手推,沾得滿手滿嘴都是醬料,實在尷尬。於是他想到在竹籤後端加上漏斗造型的推進器,每咬一口後,就可以把熱狗往上推,讓吃熱狗也可以很輕鬆很優雅。

服務對象:不只是身障者

雖然「通用設計」比賽在台灣只有短短5年,但這個理念至少可追溯到半世紀前。

1950年代歐美國家經歷二次大戰、韓戰和越戰後,社會開始正視因戰爭導致傷殘者的無障礙空間;1970年代美國建築師麥可貝奈提出一個觀點,他認為,只要撤除環境中的障礙,每個人的官能都可以獲得提升。1973年美國進而推動《復建法案》,實際改善行動不便者的生活空間。

1987年,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建築系教授、自己也因小兒麻痺症而困坐輪椅的朗麥斯首先使用「通用設計」一詞。他強調,「通用設計」不是一個新學科或新風格,而是設計者構思與生產物品時,都應該用最直接、簡易的方法,讓使用者一目瞭然,因此產品不需要經過大幅改良或特別設計,就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被最多人使用,例如左撇子也能使用的剪刀(環柄設計,手掌握住就能使用),操作步驟不複雜、銀髮族也能看得懂的家用電話與手機等。

雖然通用設計的緣起是為行動不便者服務,但唐峰正一直試圖「不讓通用設計落入專為殘障者設計的迷思。」從在市府社會局工作時,他就常找民意代表一起勘查台北市的無障礙設施,甚至奮鬥兩年,只為了讓捷運電梯延緩6秒鐘關門。

唐峰正說,無障礙的自由空間,不是只有殘障人士需要,懷孕婦女、推娃娃車、提重行李、高齡老人、慢性病患者和意外受傷的人,都應該被考慮進去。何況全球人口結構已大幅改變、醫學科技延長人類壽命,任何人都可能面臨漫長的衰老期,因此設計者思考產品時,若把小孩、孕婦、老人排除在外,等於也把「自己」排除了。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