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名社會學者關於富士康員工九連跳的聯名公開信

2010-05-21

    評論解讀針對富士康集團的「九連跳」事件,9位學者聯名發表公開信,直指大陸以「世界工廠」樣逐步積累的財富,其實是踩踏在「原子」般無尊嚴的勞工身上。當年中國共產黨員高唱〈國際歌〉:「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而今思之,格外諷刺;改革開放、經濟轉軌過程確實「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難道另外大部分的人只能墮入無法翻身的絕境嗎? 

    自今年1月分以來,富士康集團已經發生員工跳樓事件9起,造成72傷的慘劇。這些20歲左右的年青人,為什麼在人生最美好的時期選擇離開這個世界?逝去的生命讓我們痛心不已,更讓我們在個體心理層面之上去思考「世界工廠」及新生代農民工的前途問題。 

    在過去卅年裡,中國依靠數億主要來自農村的廉價勞動力打造了一個出口導向型的「世界工廠」,實現了中國經濟的持續快速增長。但與此同時,勞動者的基本生存權利長期被忽略:我們以「農民工」的身分為藉口,以平均低於第三世界的工資水平來支付他們的勞動報酬,使他們無法在城市中安家生活,漂泊徘徊於城市與農村之間,過著無根無助、家庭分離、父母無人照顧、孩子缺乏關愛的沒有尊嚴的生活。 

勞動者被長期忽視我們從富士康發生的悲劇,聽到了新生代農民工以生命發出的吶喊,警示全社會共同反思。我們呼籲國家立即終結以犧牲人的基本尊嚴為代價的發展模式。 

低人權難持續發展

    發生在富士康的悲劇,更說明了這種發展模式在勞動者這一方的難以為繼。對於新生代農民工中的很多人來說,自他們走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就沒有像其父母輩那樣想過再回家做農民,就此而言,他們是踏上了一條進城打工的不歸之路。當看不到打工通向城市安家生活的可能性的時候,打工的意義轟然坍塌,前進之路已經堵死,後退之路早已關閉,身陷這種處境中的新生代農民工在身分認同方面出現了嚴重危機,由此帶來一系列心理和情緒問題─這正是我們從富士康員工走上「不歸路」背後看到的深層的社會和結構性原因。 

    深圳市2008年底實際人口超過1200萬,其中戶籍人口只有228萬,正是以農民工為主體的外來人口的貢獻,才創造了深圳市今天的繁榮富強。作為改革的受惠者,深圳市政府理應改善農民工的生存處境,拿出解決農民工住房、教育和醫療等各個方面的具體方案。 

    最後,我們呼籲新生代農民工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彼此的生命,用積極的方式來回應勞動者今天的困境,爭取基本的勞動權益,保護自身和家庭的生存權利。像兄弟姐妹一樣團結互助,提高自我救助、自我保護與自我管理的能力。並與社會各界共同努力,一起參與到推動社會進步的宏業中,共建一個讓每個勞動者都活出尊嚴的和諧社會。

     (簽名:沈原、郭于華為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盧暉臨為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潘毅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戴建中為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譚深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副研究員;沈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任焰為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張敦福為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 

眼裡只有錢的國度必然要付的代價

他們無法在城市中安家生活,漂泊徘徊於城市與農村之間,過著無根無助、家庭分離、父母無人照顧、孩子缺乏關愛的沒有尊嚴的生活。

還差一些真話沒說:但是她們卻是親人、國家眼裡可以不斷變化需索的對象,人與人間整天就是談錢,國家整天對她們誇耀有多富強,她們生活上的苦悶根本無人願意傾聽聞問。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