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1.jpg  

⊙童文薰(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鴻海集團在中國大陸深圳的富士康科技公司,繼8名員工陸續墜樓身亡之後,514晚間再傳第9名員工墜樓身亡。這個第9名墜樓身亡的梁姓員工身上有4處刀傷,警方在案發現場並發現了一把沾血的匕首。究竟這些連續發生的墜樓死亡案件是他殺或自殺?真相尚未大白。唯一明確的是中國媒體的爭相報導,以及富士康的形象在這些密集報導後的重大挫傷。 

很多人不知道,目前全球的年平均自殺率約為10/10萬人,而且男性高於女性。但更多人不清楚中國的年平均自殺率約為23/10萬人,是國際平均數的2.3倍!根據知名的醫學刊物《柳葉刀》的研究論文顯示,中國自殺人口女性高出男性25%,自殺已經成為中國年輕人最常見的死因。 

富士康深圳廠區僱用超過40萬人,日前發生的「第9跳」如果不是凶殺而是自殺,那麼富士康員工的自殺率為2.25/10萬人(9/40萬人),低於國際平均數,更不到中國平均自殺率的10%,無論如何都算是罕發。那麼中國的媒體為何要高調炒作富士康的自殺事件,並且詳細描寫這些自殺細節?富士康的高層以及鴻海集團的股東們恐怕都不能等閒視之。 

然而,人命並不是冰冷的數字所能一筆帶過。富士康的員工都是特別經過篩選,擁有相對穩定的工作與收入。在富士康工作的員工,自殺率遠低於中國平均自殺率應是理所當然,所以在中國媒體驚呼「第8跳」之後,富士康請來五臺山的僧侶進廠區祈福,希望能夠藉宗教的力量安撫人心。未料不到3天,「第9跳」竟然接踵而來。 

近年來中國公安推出各種光怪陸離的死亡原因──從「俯臥撐死」、「躲貓貓死」到「沖涼死」……「被自殺」更是出現頻率最高的「被時代」代表。20096月石首永隆大酒店的一件殺人案被布置成跳樓自殺,最後衍生成2萬民眾與武警對峙的搶屍體群體事件,就是典型的「被跳樓」案。 

富士康深圳廠員工是否在某種原因下成為「被跳樓」的對象?尤其富士康與比亞迪的訴訟仍未落幕,比亞迪總裁王傳福身兼深圳市人大代表,又登上中國新的首富榜。而富士康的「第9跳」出現帶血的匕首以及死者身中4刀,使得之前的8件墜樓死亡事件是否皆為「自殺」,牽出許多懸念。 

無論如何,富士康員工的「第9跳」跳出了人們更高的關切以及中共絕不願張揚的真相:這個高喊和諧社會以及正在高調宣傳上海世界博覽會的國家,擁有全球1/5人口,卻占全球1/3自殺人口!中國人不快樂、絕望、悲觀到必須結束自己生命,何以致之?中國媒體目前把矛頭指向富士康這個企業,指控富士康的管理嚴格,將富士康比擬為汗血工廠,要富士康為這些員工的「自殺」負責。如果這些指控言之成理,那麼不在富士康工作卻仍然選擇自殺的其餘3萬多名中國人(每年),應該由誰來負責?──轉載自《新紀元周刊》◇

 

值得注意的一個動向是,中國一些官方媒體參與指責富士康。這些媒體在中國發生「連殺」(兩個月內出現近十宗校園集體兇殺案,死傷人數遠遠多於富士康)不吱聲,甚至封鎖新聞,卻在富士康問題上作文章,難免使人想到,中共是否借富士康事件來轉移民眾視線,把民眾對貧富兩極分化、不公不義事件的強烈不滿,轉移到台商身上?正如中共把民眾對房價飛漲的不滿,轉移到港商李嘉誠、李澤楷父子身上,由中央媒體點名他們「囤地」,甚至「處罰」。對囤地的中共官商卻網開一面。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