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dAttachment.do.jpg  

富士康接連自殺案件,在中共高層下令召回各大媒體記者後,霎時平靜,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深層經濟結構的討論,卻在各大國際媒體版面方興未艾。因為這波跳樓事件疑雲重重,政治力介入的斧鑿痕跡明顯,長期觀察中國政商結構的專家懷疑:富士康近期在大陸商場和對手間的競爭和法律訴訟,可能是這波「跳樓事件」導火線;突顯外資協助大陸企業壯大之後,一場國企競逐、取代、驅趕外資、台商的戲碼或許正在浮上檯面。 

紅頂商人 深圳發跡

台灣鴻海精密集團董事長郭台銘,這位在右手腕上,戴有一串念珠,據說是從一處成吉思汗廟中得來的,其特殊的經營理念和手腕,數年來搶下國際各大廠NOKIA、索尼、蘋果、戴爾許多大廠的供應合同,登上全球電子產業的代工之王。 

1988年,郭台銘邁出了人生中的關鍵一步,前往土地和勞動力都很便宜中國,開辦了首家工廠。他看中了深圳這處靠近香港的中國市場發展的前沿,利用免稅、免租金,出口還可以退稅,人工又便宜的製造優勢,打造出富士康王國。 

很快地,深圳成為富士康招攬潛在客戶的基地,包括邁克爾‧戴爾1995年到訪華南時,郭台銘透過安排戴爾與他熟識的地方政府官員見面作為交換,獲得駕車送戴爾去機場的機會,然後,郭台銘又在途中安排了戴爾參觀他工廠,爭取訂單。就在同一年,郭台銘拿下深圳一塊更大的地皮,後來發展成為龍華廠。 

如今,富士康在全中國擁有80萬員工的大廠,連續多年衛冕中國出口百強企業的第一名。然而,2008年大陸官方刻意降低出口退稅,出台一系列與企業、勞工有關的法規,令以出口為主的台商基地深圳大受衝擊。郭台銘曾對眾多台商會長說:「大陸已不需要台商,鴻海這種大廠可以因應,但是其他的中小企業就很困難了。」近年來,富士康向內陸尋找成本更低廉的地區,其中包括武漢等內陸城市,繼續尋求發展。 

富士康PK比亞迪

富士康在中國無往不利的發展經驗,在和比亞迪的糾紛踢到鐵板。在富士康接連自殺案件後,投資中國受害台商協會理事長高為邦想起一個月前,與某位富士康資深退休經理的談話,這位經理談起富士康與比亞迪的商業紛爭時說:「郭台銘做錯一件事情,就是去告御狀,從那之後,郭台銘在那邊幾乎很難生存。」 

高為邦當時沒細問是如何難生存,但是接下來,看到大陸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富士康跳樓事件,特別是新華社等官方喉舌直批富士康的管理文化,長期處理台商受害案件的高為邦直覺,整個陣仗並非單純的自殺案件,「把郭台銘搞垮」的意味濃厚。 

話說富士康與比亞迪之間的糾紛,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28歲起家時花了3年時間成為電池大王,5年前轉進汽車市場,為了轉進手機市場,2003年從鴻海集團旗下的富士康NOKIA手機部門,高薪挖角400多名幹部,獲取內部文件,還複製鴻海的經營模式。 

比亞迪幾年時間迅速崛起,如今業務覆蓋了手機電池、液晶屏、鍵盤等。除了在計算機代工、汽車製造沒有重疊外,業務跟富士康近乎雷同。2006年,郭台銘以竊取商業機密為由將對方告上法庭,歷經深圳法院、香港法院、北京法院,民事刑事齊發,一場外表看似勝負鮮明的官司,但比亞迪總能化險為夷、從中脫身,反告富士康員工涉嫌賄賂,偽造證據而遭公安逮捕。 

就在訴訟纏鬥的幾年之間,比亞迪用較低的價格,搶走富士康的大筆訂單,更獲得股神巴菲特10%股權的投資。2008財報出爐,比亞迪的表現不論是營收還是每股盈餘,都勝過富士康。 

糾紛背後 政商關係較勁

有報導指出,富士康雖是深圳重量級的台商,但做的是出口生意,相較於比亞迪是深圳納稅大戶、董事長王傳福是深圳人大常委,擁有任免地方官員及司法人員的權力,對深圳地方政府而言,富士康未必比比亞迪吃香。 

而富士康與大陸間的政商關係也非省油的燈,根據《財訊》雜誌報導,(2008年)十二月中旬深圳黨委書記、市長被叫到北京『檢討』,報導中並透露,「請得動中央高層幫鴻海『主持公道』,則是台灣政壇直通北京的第一把 交椅『連戰』。」 

然而,向高層告狀似乎未讓富士康和比亞迪間的糾紛提早落幕,「反有可能惹來殺機」高為邦說。他以自己投資中國廠房被坑,多次訴訟無果,甚至告到江澤民那去,同樣石沉大海。加上多位台商討公道,至今沒有一件案例獲得平反,幾年下來,高為邦痛下結論:「掠奪台商是中共一貫的政策。」 

自殺?他殺?引疑竇

姑且不論,整起自殺案件是否起因於富士康和比亞迪糾紛,以及是否因為告御狀而引來殺機,但整起案件「究竟是自殺亦或他殺」疑點重重,以及「媒體鋪天蓋地報導背後究竟隱含何等政治任務?」最為外界關注。 

部分案件被質疑有死者身上有傷痕、有兇器,疑似他殺後才被拋下樓,例如「第九跳身上有四處刀傷」,而有案例都提到遭到保安凶狠,如去年7月跳樓的孫丹勇死前遭到保安科的毒打和侮辱、第11跳死前傳訊中也提到「保安根本不把人當人看」。 

新紀元週刊評論員童文薰日前在中央廣播電台受訪時指出,富士康的自殺案例或許真有自殺的,但是其中幾例確實啟人疑竇,特別是中國公安已經累積太多不良紀錄,她說:「你若用『公安搶屍體』在google上搜尋,有七百多萬筆資料。公安為什麼常常跟中國民眾搶屍體,這跟湮滅證據有關,也就是所謂的『被自殺』。」 

童文薰指出廠區內保安的角色令人質疑,許多台商企業被侵吞的案子,都是地區公安潛伏進去,等到外銷技術可以掌握時,就可拿下整個廠了。這些保安負有什麼樣的任務、有何勾結,一般並不得知。「他來應徵時,你不知道他領兩份薪水」童文薰說。 

媒體操作 陰謀論起

另一個令人關注的現象,就是中國媒體的連番報導,特別是新華社在45月間一連串批評力道的報導,「 『連環跳』折射企業文化的冷漠」、「富士康別成披著美麗外衣『黑磚窯』」、「跳樓門:富士康員工最怕遲到和上級看法」、「富士康員工再次跳樓:疑陷被追殺幻覺」、「工業化冷漠下的富士康帝國」…系列報導不斷追高批評的聲浪。 

到第12跳後,一向低調的郭台銘打破沉默,開放媒體參觀工廠,並與精神專家在現場展開座談,隨後也傳出中共高層召回駐深圳記者,下達封口令,這幾天,欲罷不能的連環自殺案件,霎時間似乎「暫時止血」。 

地方和中央各大媒體輪番報導,引發國內外關注自殺背後的深層原因,其中包含中國社會高自殺率現象、二代農民工抗壓性、中國廉價勞動的悲苦處境、戶籍政策的元兇、集權社會對工會組織的壓抑……一連串的討論「由富士康自殺案件,折射出中國底層社會和經濟結構」的聲浪在各大論壇,國際媒體上開始發酵。 

這把火也有燒到中共統治者自身的趨勢,這或許也是在經過一片鼓譟、撻伐後,各大論壇開始出現刪帖、下達封口令的主要原因。 

然而,人們開始懷疑整起事件的媒體操作,究竟有無「陰謀論」的成分。央廣主持人楊憲宏說:「郭台銘和中共關係那麼好,常識上,中共官方會大事化小,但是,中共官方大肆報導,相當程度對富士康不利。」 

童文薰也說:「中國媒體不是絕對不報導中國的負面消息,而是會用『異地報導』的方式,例如富士康在廣州相對的媒體對他或許比較友善,但是我們看到不論廣州,北京和上海的媒體都沒饒過他,才形成這樣的風潮。」 

搞垮郭台銘!外資命運堪憂

上述諸多疑點,讓外界對於「搞垮郭台銘」的猜測不脛而走,許多明眼人看在眼裡更是心有慼慼焉。想當初郭董步紅地毯、遊走兩岸的紅頂商人,利用中國低廉土地、勞工,站上全球電子產業的「代工之王」,少說也為中國賺進不少外匯,以及龐大的就業機會,但是就在技術被學習、管理模式移轉,本國企業迎頭趕上的同時,似乎就要面臨一腳被踢開的命運。 

就在連環自殺案搞得台灣首富郭台銘灰頭土臉時,眾多台商噤若寒蟬,惟獨香港首富李嘉誠表示同情。日前因兒子李澤楷在北京「囤地」,遭中央電視台及香港中通社點名,作為北京樓價高漲民怨四起的祭旗,對於相關手段似乎意有所感。 

而台灣立法院長王金平也公開說:「富士康碰到這樣的問題,難免讓其他公司也忐忑不安,究竟如何處理,相信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也是盡心盡力處理,大家都應體諒」,對於媒體加強自殺的效應,他認為是很嚴重的,因此他說:「他(郭台銘)的問題就是國家的問題」。 

自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利用外資打造經濟已取得初步的成果,特權階層也都富了起來,中共所扶植的企業翅膀也硬了,富士康這樁具指標性意義的案件,是否就是中共準備一腳踢開台商的前奏曲?諸網友和大宏觀正睜大眼睛察看。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