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環境高峰會議.jpg 

1992年,聯合國將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一次「決定自己的未來」的「地球環境高峰會議」,珊文認為「孩子更應該去參加」,因此自己籌錢前往巴西參會。經過爭取,珊文在高峰會上以「兒童代表」的身份發表了演講。

 

在演講中,珊文大聲疾呼「用我們每個人的力量來改變世界」:

我來替世界上所有飢餓的小孩講話,因為他們的哭聲沒有人聽到。我來替地球上正在死去的數不清的動物講話,因為他們沒有地方可去。必須有人聽聽我們的聲音。

我現在不敢出去曬太陽,因為臭氧層有破洞。我害怕呼吸空氣,因為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化學成分。

我曾經和爸爸一起在溫哥華釣魚,直到幾年前我們發現魚都得了癌症。現在每天我們都能聽到動物和植物滅絕的消息——它們再也回不來了。

在我的生命裡,我夢想著看見大群的野生動物,看見到處是鳥和蝴蝶的熱帶叢林,但是現在我不知道我的孩子還能不能看到它們存在。

你們像我這麼大的時候也需要擔心這些事情嗎?

這些都在我們的眼前發生,可是我們卻假裝我們有無窮無盡的時間和辦法去解決問題。我只是個小孩,我沒有解決這些問題的答案,但是我想要你們知道,你們也沒有!

你們沒有辦法修補臭氧層的破洞。你們不能讓三文魚回到已經乾涸的河流,你們沒有辦法讓滅絕的動物重新出現,你們也無法讓已經變成沙漠的地方重新成為森林。

如果你們沒有辦法去修補,就請不要再去破壞!

……

我只是一個小孩,可是我卻知道我們都是一個大家庭的成員,這個家庭有五十億人,三千萬個物種,我們共享著同樣的空氣、水和土壤。國界和政府永遠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我只是一個小孩,可是我卻知道我們是一個整體,應該為了同樣的目標一起努力。

……

我只是一個小孩,可是我卻知道如果所有花在戰爭上的錢都被用來終止貧窮、找尋環境問題的答案,這個地球會變成多美好的地方!

……

不要忘了你們為什麼來參加這些會議,為誰來參加——我們是你們的孩子。你們在決定著我們在什麼樣的世界裡成長。父母在安慰孩子的時候應該能說「一切都會好的」「我們正在盡力」和「這不是世界末日」。但是我想你們再也說不出這些話了。你們真的還把我們放在頭等重要的位置嗎?

我爸爸總是說:「你所做的才代表了你,而不是你所說的。」你們所做的事情,讓我在夜晚哭泣。你們大人說你們愛我們。我懇請你們,言行一致。謝謝。

 

珊文的演講讓聽眾席上的各國領袖、科學家們或露出尷尬的表情,他們或眼含熱淚,或低頭沉思。她的演講,讓整個聯合國會場足足靜默了5分鐘。而隨著媒體的傳播效應,這個「五分鐘裡約的傳奇演講」傳遍了整個世界,全球學校、企業、國際會議與集會爭相邀請珊文發表演講。珊文也因此於1993年獲得了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頒發的「全球五百精英榮譽獎」。

 

這個女孩當年年僅12歲,她的被稱為「裡約的傳奇演講」不僅打動了在場的各國領袖、科學家,也感動了世界,因而在全世界廣為流傳。

這個感動全世界的女孩名叫珊文·鈴木(SEVERN CULLIS-SUZUKI),是生活在加拿大的日裔後代。是什麼讓珊文在小小年紀就做出了這樣如此與眾不同的事情?曾經讓世界感動的珊文如今又身在何方?

 

1979年,珊文·鈴木出生在加拿大,父親是世界知名的加拿大遺傳學家與環保人士戴維·鈴木博士,因其熱心致力於環保工作並且成效卓著,曾榮獲「全球優秀領導獎」。珊文9歲時,跟隨父母前往巴西亞馬遜一帶遊歷,親眼目睹了其所遭受的破壞。基於此,她在回到加拿大後,創立了「關注環保兒童組織」。

 

如今,珊文已經長成了一個大姑娘,依舊是一位傑出的青年環保鬥士。她於2002年從美國耶魯大學畢業,同時創立了非政府組織SKYFISH PROJECT,致力於保護土地。後來,她又在維多利亞大學攻讀生態碩士學位。她還通過發表演講、主持電視節目與寫作,來倡導環保,並促使大眾的所作所為都要想到未來,負起個人應盡的責任。

珊文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世界,而她亦正贏得越來越多的支持。儘管這個世界的環境依然令人擔憂,但有珊文這樣的人隨時在提醒著我們:改變這個世界,保護我們的地球,並非僅僅是政府的責任,也是個人的責任。不僅環境如此,其他方面又何嚐不是如此呢?

當我們每個人都真正記住「用我們每個人的力量來改變世界」這句話時,我們的世界或許真的會發生改變。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