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野長崢:鐵道部為什麼敢如此喪心病狂? 

【新唐人2011727日訊】 溫州動車出軌事件發生五天了,那些死於動車出軌和隨後跟動車一起被鐵道部解體活埋的同胞們如果在天有靈,會驚奇地發現,幾乎關於他們的死亡本身的一切資訊,官家告訴他們家屬和公眾的,絕少有真話更無真相。就連目前海內外提起此事都要提的這段話:杭州至福州的D3115次列車在溫州南站以南路段遭到雷擊後失去動力停車,被尾隨的北京至福州D301次列車追尾,都是假的,因為實際上那D3115實際上是好端端在前面跑著的時候,被D301「後浪追前浪」地撞上的。事故的原因是假的,死亡的數位是假的,電視上他們的家屬被「人間大愛包圍」還是假的,這是個魔幻的國家,其魔幻程度要讓大作家馬爾克斯羞愧而死。

 

埋車頭毀車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BBC說,溫甬溫線特大事故的「麻利」讓人心碎,「掩埋車頭」更讓人吊詭。

每次特大事故是總結、是教訓,更是老師;務必要對事故查清緣由、撥錯返正,達到將來不發生此類事故目的。特大事故並不只是慘劇,其中的整改、糾錯、技術革新等價值連城;所以每一場事故現場都要保存完整,這是法定責任,也是調查、研究、取證的需要。溫甬溫線特大事故搶險未了,就急於把車頭「埋掉」,搶險以毀滅證據為代價,啥意思?

 

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在答記者問說「施救人員把車頭埋在土裏,主要是為了便於搶險。」這話很讓人一頭霧水;車頭是整個動車的「大腦」,一系列運行圖表、技術參數、記錄資料、錄影監控和機械控制等都在裏面;等於飛機上的「黑匣子」;如此重大價值的車頭是調查事故的「核心」;不把「核心」重點保護起來,反而把「核心」掩埋;再尖端的機械、圖表、電子儀器、電腦資料記錄也會在泥水中頃刻被毀;事故調查就無法完全解開「神秘面紗」。鐵道部發出「掩埋令」就有突擊銷毀證據之嫌。

 

「掩埋」的神速,透露著心慌得「神色」;這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前天鐵道部放言「事故由雷擊造成」。既然肯定事故由雷擊造成,就應該拿出「鐵證據」,而「鐵證據」絕大部分就在「鐵車頭裏」;鐵道部只要讓「鐵車頭」調查結果大白於天下即可;為什麼要埋掉呢?是「雷擊」說法有假,還是怕露出造假馬腳?是怕被興師問罪?還是借搶險之由毀滅證據?不管鐵道部如何解釋,此舉都違背事故調查法定程式;有關部門應立即終止「掩埋」,防止「證據」被毀。證據是伸張正義的基石,既不能冤枉一個好人,但也不能放過一個「罪人」。

 

「掩埋車體便於搶險」的說法侮辱公眾智商;大型挖掘機都能進入現場搶險,啥樣的搶險器材不能進入?偏偏選擇「核心證據車頭」作為搶險器材掩埋,明顯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筆者猜測「雷擊證據」肯定被「車頭資料鎖定」;車頭電腦記錄資料不毀掉,不僅「雷擊謊言」被揭穿,還要多了一項「偽證罪」,把責任都推給「雷擊」是某些領導的「高明之策」。要解開事故真相,捍衛法律調查程式尊嚴,將問責進行到底,有關部門必須快速掀起「車頭保衛戰」。

 

725日晚21時許,溫州當地殯儀館又接收了1具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遇難者遺體。至此,官媒新華社報導此次事故的遇難人數增至40人。第40位遇難者是在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的。另外,事故還造成190多人受傷。不少民眾對官方處理手法憤怒,同時也對其公佈的死亡人數表示質疑。

 

民眾質疑官方死亡人數

對於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遇難死者李建中家屬表示中共在隱瞞死亡人數,在現場的圍觀群眾說當時就死了很多人。

 

而溫州雙嶼鎮正嶴村一位劉姓村民對《大紀元時報》說:「動車出事的時候我們村裏停電了,我這裏距離出事地點大約2公里,我是騎著摩托車過去看的,當日22時左右到達現場。當時我站在距離現場不到10米的地方,現場十分慘烈,我看到被摔得血肉模糊的屍體,還看到地上的殘肢斷臂,車廂裏傳出哭喊的聲音,場面很恐怖的,有膽小的圍觀民眾當時就被嚇跑了。後來來了幾十輛救護車,員警也來了,圍觀的人群被趕出現場,只能在4050米遠的地方觀看。很多附近的民眾紛紛到醫院去無償獻血,我也去了康寧醫院去獻血,在康寧醫院聽到醫生說實際死亡人數超過45人。」 

據知情人士在網路上披露,針對723日發生的溫州動車追尾事故,各新聞單位已接到中宣部通知:各地媒體不派記者去採訪,不做反思性報導。「死傷人數、狀況,以官方「新華社」通稿為准,而實際死亡人數,據保險公司方面的資訊,已經過百。 

另外,中共官方在距事發不到24小時,也就是24日上午10點多就開始拆車掩埋,而不是保護現場,進行事故調查。當局不僅在事故現場就地挖坑,還用挖土機直接將車體殘骸肢解拆除就地掩埋,這種做法令大陸民間民怨沸騰。

 

為通車為毀證活埋乘客

就在民眾質疑中共此舉為「毀屍滅跡」,隱瞞實際死亡人數之際,官方昨晚(24日)近十一點召開記者發佈會,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遭到記者、倖存旅客及死傷者家屬嚴厲質問。 

當被問到為什麼在宣佈沒有生命跡象並開始拆解列車之後還發現了生還者,得到發言人王勇平的回答:「這是一個奇跡」。現場記者繼續追問這樣是不是就承認之前的逐步停止施救的措施不得當,王勇平對此無言以對。

 

中國藝術研究院科研處副主任、文藝理論與批評雜誌社社長吳祚來對於王勇平的回答稱:「其實這不是一個奇跡,對於鐵道部來講這是一個恥辱。因為你淩晨兩點就宣佈,火車裏沒有生命跡象了。現在的問題是列車裏還有人嗎?現在就慌慌張張的掩埋列車車體。不應該掩埋車體而是放到中國鐵路博物館裏,以此警示後人。他現在對這個社會及大家完全不想負責任,只想儘快了結此事。」

 

另外,網上一段一位事故倖存者控訴救援隊不夠及時的視頻引起廣大反響,視頻中他面對鏡頭質疑為什麼要讓自己眼睜睜地看著妻子以及其腹中七個月大的孩子因為沒有得到及時搶救而死亡。

 

一位12歲的遇難女孩的父親陳鴻當(音譯)在接受法新社的採訪時說:「救援隊來晚了,如果我的女兒在周日早上就被挖出來的話,也許她還能活下來。」

 

有細心網友甚至還從當局解體車廂的視頻中還看見有人從鐵道部那惡魔鏟車上看見有人掉下來,這是真是個讓盛光祖部長大人從此沒法再「光祖」的要了親命的細節,因為,既然在不到二十四小時被他們宣佈「沒有生命跡象」的損毀最嚴重的十六號車廂裏一個二歲女孩能活下來,誰敢否認,彼時彼地,那從鐵道部鏟車上掉下來的人不是活著的?誰又能否認,那被鐵道部解體的車廂裏沒有活人被活埋?

 

網友發起死亡名單民間調查

據《參與網》報導,網友對政府處理溫州動車追尾事故中掩埋真相,封口媒體,只顧歌功頌德,不顧生命尊嚴不負責任的做法大為憤怒,並自發對溫州動車追尾事故死難者進行民間調查。目前遇難者名單仍在整理中。

 

浙江溫州兩列車追撞事故,震驚中外。鐵道部宣佈將上海鐵路正副局長、黨委書記3人免職,但並沒有解除輿論的質疑,24日網上內地網站紛紛傳言稱,在當天鐵道部舉行的記者會上鐵道部發言人的發言引起記者的憤怒,鐵道部部長盛光祖更因會後從旁門溜走遭到在場記者的群毆。

 

七大問接著十大問

有香港及內地專家指出,事故有七大疑團未解。

當天,鐵道部新聞發佈會在溫州最高端的所謂的道歉,稱事故原因是由於雷擊造成的,隻字未提技術問題。

 

來自微博@想做薛定諤的貓的訊息稱,動車追尾發佈會央視直播時記者問:「在你們宣佈沒生命體徵、開始拆解車廂時,為什麼又發現一個活著的女孩?」鐵道部發言人:「這只是一個奇跡。」記者:「那你們做的決策是不是錯了?為什麼說沒人活著又發現呢?」發言人:「我只能說,它就是發生了。」記者:「我想打他。」

 

未經證實的消息稱,「發佈會上鐵道部長盛光祖從邊門溜走,犯了眾怒。記者們蜂擁而上,群毆盛光祖」。

 

網友稱,「處理事故的過程真是讓人寒心」:淩晨4點,央視新聞說現場沒有生命體徵了,搜救已在2點多結束;5點,發現一名倖存者。7點,央視新聞說反復搜救沒有生命體徵了,現場開始切割車體、把直立的車廂推倒……下午5點,又發現一名倖存者。鐵道部的網站上說是要儘快恢復通車的,我不知道這是否影響了現場救援的安排,人命不是第一位嗎?我不知道被掩埋的車廂裏是否有還在掙扎的生命呢?

 

網友抱怨,「記者很敢問,但我們的媒體都怕死,所以一個新聞發佈會被硬生生的閹割。央視新聞頻道作為國家新聞台乾脆不轉記者提問環節,這是你們的恥辱,請銘記!浙江衛視膽戰心驚,數次打斷直播,在傳統媒體那裏你甚至連一個完整的新聞發佈會都看不到,情何以堪~~

 

與此同時,網上還出現不少要求盛光祖下臺的聲音。因追求獨立候選人的李承鵬調侃道,「無論你埋了還是沒埋,坑都在那裏。無論你是坑爹還是坑哥,全國人民都蒙在鼓裏。無論你怪雷公還是電母,總做被告的老天這次不會幫你。只讓中央媒體採訪,以為地方就揭不開你的畫皮?盛光祖,去!」

 

大陸官方「每日經濟新聞」等網站則爭相質疑:當局公佈的事發時間為何相差七分鐘?本應先到溫州的D301為何遲到還撞前車D3115?肇事兩列車的時速為何不公開?雷擊為何導致D3115停車?防追尾系統為何失效?安全鎚為何砸不開車窗?跌落橋的車廂為何要就地掩埋?

 

此外,網路上還盛傳和諧號事故7大疑團

 

1)事發時間何以相差7分鐘?

2)D301為何遲到還撞前車D3115

3)何以雷擊導致停車?

4)有防追尾系統為何失效?

5)兩列車的時速何以未公佈?

6)何以安全鎚砸不開窗?

7)為何要就地掩埋出事車廂?

 

另據獨立媒體2011726日訊,25號,造成兩百多人死傷的「溫州動車追尾事故」過去還不到38小時,在原因還沒有查清的情況下,鐵道部將破損車體碾碎,掩埋,引發民眾和媒體的質疑。同時,出事路段已經恢復通車。

 

25號早上10點半,從溫州南站出發,開往上海的列車駛過了「溫州動車追尾事故」現場。事故發生還不滿38小時,在很多問題都還疑點重重的情況下,出事路段已經恢復通車。

 

目前當局表示,事故原因是由於雷擊導致設備故障。官方媒體一開始還將D301次列車司機潘一恒樹立為英雄,不過民間則懷疑「調度不當」,和「司機疲勞駕駛」。

 

網友提出關於動車追尾的十大疑問,請鐵道部回答;也有人對提鐵道部「掩埋破損車體」提出五大質疑;更有媒體批評當局隱瞞真相,指出「和諧號事故」的七大疑團。

 

各個網站上網友提出的「十問」不盡相同,大致包括:

 

1、事故到底發生在何時?

2、雷擊到底破壞了什麼設備?如何防止雷擊?

3、追尾時「自動閉塞系統」在哪?

4D301為何會行駛在D3115後面,是不是調度問題?

5、為何事故沒處理完就趕通車?

6、為何對事故車廂「挖坑填埋」,而不是拖走?

7、死傷人數究竟有多少?

8、鐵路部門領導的任職為何如此快?

9、動車運營的「磨合期」究竟要多長?

10、如何賠償?等等。

 

香港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梁廣灝:「正常情況無論什麼天氣,有任何機械的損毀,電腦的損毀,應該在後面的車是有足夠時間停車的。最大的問題是,列車應該有自動保護系統,前面的車停了,後面的車與之相近,就會自動刹車的。為何原因它沒刹車,這個我也不好去推論。」

 

其次、當局現場應急處理也疑點重重。

24號淩晨2點多,搜救工作結束,之後在現場墜落的幾節動車車廂旁挖了幾個直徑10米左右的大坑,挖土機直接對車廂進行破壞拆卸,並將車廂的一些碎片進行碾壓,然後推入坑中掩埋。

 

中共鐵道部解釋說,是為了「騰出空間,便於搶險」,但中國民眾質疑,鐵道部是在「毀屍滅跡」。

 

《美國中文網》報導說,724號下午,中共當局曾經宣佈車廂內已經沒有生命跡象,要對車體進行拆解。但就在這條消息宣佈不久,又有一名小孩從車廂中被搜救出來。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卻說:「這只能說是生命的奇跡。」

 

不過,中共當局處理事故的態度被網友批為「野蠻」。民眾質疑:為什麼不保護現場和損毀的車輛,進行鑒定研究?車廂中還留有遺物,甚至可能有遇難者在彌留之際用數碼設備錄製了遺言。

 

「溫州動車追尾事故」也引發了海外媒體的質疑。

日本《每日新聞》25號的文章說,中國的高鐵一方面引進「外國的技術」,改良後在國內製造列車,另一方面「控制系統」使用的是「中國產」,這樣「構造上」的問題,必然導致中共領導層的威信低下,畢竟中共是以「高鐵」作為經濟發展的象徵。

 

香港工程師學會前會長梁廣灝:「前面有障礙物,是會有足夠時間停的,這是一個標準的安全措施,是全世界都通用的。我也相信這些列車有這些配備。有了這些配備,為什麼還無法操作,我也很疑惑,我覺得當局要徹查。」

 

但是中共政權「管不住列車,管得住報導」。24號,當局舉行記者發佈會,卻只允許喉舌媒體《新華社》、《中央電視臺》及《人民日報》的記者進入,引起了在場記者的公憤。

 

另有中國媒體人士透露,各媒體已經接到中宣部通知,要求對「溫州動車追尾事故」,要及時報導鐵道部發佈的消息,各地媒體不派記者去採訪,特別是要管好子報、子刊和網站,不要鏈結高鐵發展相關資訊,不做反思性報導等。

 

盛光祖為何敢如此喪心病狂?

鐵老大在那位瘋狂的劉爺翻船滾蛋後,新部長盛光祖本來被公眾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把瘋狂提速的高鐵降下來,希望他能讓高鐵靠點譜,但是這位盛爺瘋狂起來,比劉爺有過之無不及。

 

動車出軌後,在匆匆「搶救」了一下乘客之後不到二十四小時,就敢宣佈車體內「沒有生命跡象」,然後就敢把車頭車廂連同可能還活著的乘客一起解體活埋以毀屍毀車滅證,為了及時通車以向中央證明此「一件小事」已擺平已搞定,不顧車上可能還有活著的乘客或者乘客的遺體,就公然把鐵軌上的事故車扔到橋下強行通車,現在我們可以知道,動車出軌後鐵道部真正全心全意幹的就一件事,那就是毀滅證據使盡吃奶的力氣把事故原因往「雷擊停車」的老天爺的身上推,儘快強行通車以蒙混過關保住大大小小的官人官帽。在此「最高原則」之下,盛光祖治下的鐵道部昏招迭出,一次比一次更瘋狂,這些超出我們普通人想像之外的喪心病狂的事他們怎麼就能幹就敢幹?

 

還有一個細節就是,整個事件全程,我們只看見盛光祖鐵青著一張「省部級的黨臉」,我們沒有從這張臉上看出一絲絲「沒為人民服好務」的惶恐與不安,更沒看見這張「黨臉」的上嘴說一句對全國公眾道謙謝罪的話,我們看見的,只有一副惱羞成怒的「省部級高官的黨臉」,那張臉上,只有不受制約的權力的殘暴驕橫與瘋狂。

 

東野長崢這五天來,一直就在想並且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就是,這些東野長崢都知道是昏招蠢計腦袋進水的事情,盛光祖們怎麼居然就敢幹就幹得出來呢?是什麼,讓他們如此的瘋狂殘暴如此肆無忌憚地踐踏人民的尊嚴?突然,東野長崢就想到了新聞界長期以來的「潛規則」:那就是,省部級高官不能碰,這話的意思就是,不但中央級大員不能碰,就連省部級的高官也是不能批評不能碰的,哪怕那官位上的人是人所共知的貪官昏官,在被恩准批評之前,是誰都不能批評一句的。這些省部級的官爺們,只有「黨中央」才能碰,而「黨中央」往往又沒那麼多精力時間去碰他們而又不允許別人碰,僅此一條,我們就可以得知盛光祖們何以敢如此喪心病狂的原因所在了。權力不受制約到如此地步,不要說那官位上也是跟我們一樣有著七情六欲的人,就是上帝,也會極速墮落成盛光祖的。這列由盛光祖們駕駛的「中國高鐵」將把我們帶向何方,這個問題讓我們不寒而慄。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創作者介紹

大宏觀報報

epolh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